苦荞茶,虽名为“苦”,实则不苦,苦从心来

前些日子,想极了茉莉花茶,只要一想象茉莉的清香,便“欲罢不能”,忍不住向朋友们发出信息,一位学弟说,这里有,然后告诉我他住的地址。后来被些许事务耽搁了,便忘记了,也忘记了对茉莉花茶的迷恋。

金丝皇菊花茉莉花金银花玫瑰花大麦洛神决明子苦荞蒲公英茶柠檬片
62种花茶任选三罐可联系客服备注,拍二送杯 | 月销量52054件
券后17.9-3=14元
原价¥69

淘口令:

¥Vfr5X6weSoJ¥
 

前天晚些时候,又想喝茶,四处找寻,朋友指着我的书架说,看,那里不是有?苦荞茶?惶惶中意识到,原来自己有茶可喝,可惜没有茶具之类,接些热水便开始冲泡,何其简单。

苦荞茶,确切的讲不是茶,它是苦荞麦的麸皮经过压制加工凝块而成,久泡不散,茶色明绿,经常饮用,据说,强身健体。

苦荞茶是凉山的特产。凉山是小白魂牵梦萦的地方,很早的时候,她说,有生之日一定要去那里执教(支教),哪怕仅仅一两年。去年暑假吧,天津日报社组织大学生去凉山参加实践活动,小白的文章写的好,和组织者关系熟络,然后她报名,体检面试,接着入选。然后忐忑不安的告诉我“我要去凉山半个月”。我说,去吧。

她或许知道我好茶吧,于是帮我带回了几包当地的茶,也包括被我带到这里的这包苦荞茶。从凉山回来后的小白变的坚强,一如去之前,我对她所说,这样的一趟行程,会对你的人生观价值观有很大的影响。那个时候她说“不信!”等她回到家的时候,我也临近返程,没有更多的交流,只匆匆的见过一面,她的皮肤被高原的紫外线照射的好黑。

2006年那个暑假过得异常辛苦,母亲突然的病重,让只身在家的我,也有些措手不及。平日里那么健壮的母亲,突然变得虚弱不堪,把母亲抱上车的时候才发现母亲已经好瘦了。所幸一切并无大碍。半个月后,父亲拖着疲惫从内蒙古回到家,我也临近了归期。(我着实不擅长记述这段艰辛..)

几个月后,平静的分开了。很像去年这些时候写的那篇未完成的小说,平静的分开,如此的相似。小白说过,你有预言的能力,我还是不要看你的小说。我不敢。只是小白没有猜到,无论看不看这部小说,如果结果已定,那所有的预言不过是骗人而已。

现在的小白应该可以去实现她的理想了吧,“只是少了最初梦想里面的我”。苦荞茶,虽名为“苦”,实则不苦,我狠狠地喝了一口,分明的,苦从心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