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苦荞知识 > 文章
+0°
2018年04月08日 苦荞知识 ⁄ 共 635字 ⁄ 被围观 590 次+
毛铺苦荞酒的保质期是多久? 毛铺苦荞酒大的品类分是白酒,细分属于配制酒!所以没有保质期哈!可以放心使用! 取决于装入酒的容器、密封及存放地方。达到标准的上百年的有,甚至能存放几百年.一般日常饮用白酒,不具备存放条件,能存放10至20年不等,这也取决于品牌、瓶盖密封如何,用什么材质封口的,是否放置于地下室...
+阅读全文

热销荞麦壳枕

+0°
2018年04月06日 苦荞知识 ⁄ 共 193字 ⁄ 被围观 23 次+
有网友问,“荞麦枕头用荞麦仁还是用皮做芯?”。 荞麦枕头,指的是用荞麦壳做枕芯填充物制作的枕头。 为什么不是用荞麦仁而是荞麦壳(皮)做枕头呢? 荞麦壳增加枕头的透气性; 荞麦壳做枕芯轻便不笨重。 “荞麦枕头用荞麦仁还是用皮做芯?”的相关问答: 荞麦枕头里到底是荞麦,还是荞麦皮? 当然是荞麦皮阿,荞麦是吃的。...
+阅读全文
+0°
2018年04月05日 苦荞值得买, 苦荞知识 ⁄ 共 291字 ⁄ 被围观 111 次+
荞麦壳做枕芯填充物,制作荞麦壳枕头,是很多家庭的选择。在现今网购盛行的时代,荞麦壳也不例外,从网上就能轻松淘到质量上乘的荞麦壳,散装的荞麦壳还是成品的荞麦壳枕头。不过,也有不少网友,担心网上看到的荞麦壳无法直接判断其质量,想咨询,除了淘宝还能在什么地方买到荞麦壳? 如果您想到实体店购买荞麦壳的话,...
+阅读全文
+0°
2018年04月03日 苦荞知识 ⁄ 共 833字 ⁄ 被围观 327 次+
看到说苦荞茶有两种,一种是烘培的,一种是膨化的。然后卖烘培的说膨化的容易胖会致癌什么的?到底是真是假?还是商家骗人?有谁了解这个茶吗? 首先,市场上没有膨化的苦荞茶!!如果真有一定是鱼目混杂的杂牌子!!! 苦荞茶目前还没听说过有膨化的,纯粹是外地的卖苦荞茶的在骗你,只有炒制和烘焙两种,都是健康的的...
+阅读全文
+0°
2018年04月01日 苦荞知识 ⁄ 共 903字 ⁄ 被围观 312 次+
荞麦产量在世界各国如何分布?世界上都有哪些国家盛产荞麦?不同国家的荞麦产量如何? 荞麦,一种外观类似谷物的非谷物类植物,原产于中国,在俄罗斯,中国和乌克兰的大量生产。 荞麦栽培史 荞麦(Fagopyrum esculentum)作为人工种植的农作物,主要食用其种子。该作物被称为假谷,尽管它的名字中有个“麦”字,但其实和小...
+阅读全文
+0°
2018年03月31日 苦荞知识 ⁄ 共 525字 ⁄ 被围观 525 次+
有朋友刚刚接触苦荞茶,不知道真正的苦荞茶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她们看到网上的苦荞茶图片,有些外观像麦粒,有些像条状的药粒,不知如何选择,担心买到“假”的苦荞茶。 苦荞茶的外观有些像麦粒,有些呈条状,这两种都是苦荞茶常见的外观形状。 长得像麦粒的苦荞茶,是采用苦荞种粒加工而成,属于胚芽型苦荞茶;请看下面的...
+阅读全文
+0°
2018年03月30日 苦荞知识 ⁄ 共 322字 ⁄ 被围观 365 次+
苦荞长什么样图片? 下面就是黑苦荞原料,没剥壳的哈,黄荞也是苦荞的一种,但营养价值不高,我们这边没人吃黄苦荞 黑苦荞米粒图片(带壳) 下面是炒制后的苦荞米粒图片,用来做苦荞茶的。 苦荞米粒图片(去壳炒制) 黑苦荞和普通黄苦荞的区别-产地不同
+阅读全文
+0°
2018年01月31日 苦荞知识 ⁄ 共 211字 ⁄ 被围观 816 次+
很多人选择用荞麦壳做枕芯的枕头。在选购荞麦壳时,会发现不同商家、不同价格的荞麦壳外观、形状、颜色均有不同。其中很多人就问:荞麦壳什么颜色好? 荞麦皮颜色深的好还是浅色好? 要么就浅,要么就深到底 深颜色的好。 这个跟品质无关,最好是大小一致比较子 荞麦壳是什么颜色的? 苦荞麦壳功效,甜荞麦壳功效
+阅读全文
+0°
2018年01月17日 苦荞知识 ⁄ 共 358字 ⁄ 被围观 144 次+
苦荞是四川的好还是新疆的好? 苦荞麦主要集中在中国西南地区的四川、云南、贵州等省区,尤其是四川的凉山州是中国苦荞麦分布最集中、种植面积最大的产区,约占全国产量的70%以上,有“世界苦荞在中国,中国苦荞在凉山”之美誉,凉山州被称为“世界苦荞麦之乡”。早在2002年安喜企业就开发出苦荞茶工艺国家发明专利,并生产...
+阅读全文
+0°
2018年01月14日 苦荞知识 ⁄ 共 1589字 ⁄ 被围观 419 次+
最适合自己的枕头才是最好的枕头。一款适合自己的枕头能让你每次入睡都拥有不同凡响的睡眠效果。《五大最好的荞麦壳枕头测评 – 您的2018年终极购买指南》为您推荐了5款优质的荞麦枕,这些枕头在质量、口碑、销量等方面有着超众的表现。 这款枕头所使用的材料不像普通枕头中所包含的那种包含羽毛或其他填充物的东西。相反...
+阅读全文